Call: 0123456789 | Email: info@example.com

香港警嫂:开网络账号是想万一发生不幸的事,能有人站在我们这边


短短数日内,“我们是香港警嫂”就得到了1.7万人的关注,一条微博写道:我们在香港求助无门,朋友建议我在weibo上注册一个账号,让大家了解我们面对的真实情况!惊讶的发现原来有那么多人关注和支持我们,真的非常感动,非常感谢大家”。

本报记者 赵觉珵

25日,中国内地的微博上出现了一个名为“我们是香港警嫂”的账号。这个账号的简介写的是“我们是香港警嫂,我们有话要说”,其发布的第一条微博是“看着这样的香港,我们身为警嫂,怎么守护我们的小孩。希望藉此微博得到关注,集合支持我们的声音,谢谢。”

短短数日内,“我们是香港警嫂”就得到了1.7万人的关注,其28日凌晨发布的一条微博,则获得了近4万个点赞。这条微博写道,“我是一名香港警嫂,下个星期马上开学了,我很担心孩子的安全,因为在脸书上发言或是开专页都会被删除,而且个人资料也有外泄的风险……我们在香港求助无门,朋友建议我在weibo上注册一个账号,让大家了解我们面对的真实情况!惊讶的发现原来有那么多人关注和支持我们,真的非常感动,非常感谢大家”。

28日,“我们是香港警嫂”的警嫂Creamy 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专访,诉说了在香港“反修例”风波以来,警嫂们的担忧、无奈与坚持。

我叫Creamy,是一名警嫂,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

香港现在发生的情况,相信大家也都了解。近来,香港警察有受伤的,调动的,离职的,还要分不同时间段上班,我老公几乎每天都要出门12个小时以上。每天早上,小孩起来上学时,他要不就是刚睡不久,要不就是还没回来,或是已经出门。我都没有统计有多少次这样的情况了,因为已经习惯了。今天,我老公还和我说,他们隔壁队有人离职,还要帮忙分担一下他们的工作。

从6月份的示威开始,网上就有警察家属的信息曝光,警察宿舍被围攻、破坏,我们却无能为力。之前,我得知有支持警察的议员举行大型活动“撑警”,但我老公千叮万嘱,不要去不能去!因为我们有小孩,如果我们的信息被曝光,他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。我另一同为警嫂的朋友,心里和我一样想去参加撑警的活动,同样被她老公以同样的理由制止。

我们的老公,不怕自己在前线受伤,但是非常担心,当他们不在我们身边的时候,我们会受到伤害。因为前线警员在那么多装备保护下都一直受伤,而我们,只是一群妇女和小孩。我家两个小孩,一个7岁,另一个才2岁,因为最近的暴乱,我们暑假都不怎么出门,深怕不小心碰上了示威活动,也不想给我们的前线战友增加负担。

这件事是挺悲哀的,因为我们身为警察或者警察的伴侣,本应是最不怕恶势力的人,但看到现在全部的言论一点支持都没有,脸书和主流媒体基本都是充斥着一些不真实、不公平的报道,我们就变得好害怕,不敢出声。如果让他们站出来,他们都未必会像我这样大胆站出来。

可能因为我的性格,如果我没有小孩子,我会更加勇敢站出来。但是因为我有小孩,我小孩准备要开学了,我以前会很骄傲教他们说我爸爸是警察。现在要告诉他们,在公众地方尽量不要说爸爸是警察。因为可能有一些坏人,会暗地里想伤害你。不是我们做错了事,因为他们是坏人,你还不懂得保护自己,所以尽量不要在公众场合说自己的爸爸是警察。前些天新闻有报道,网上呼吁要欺凌警察的子女,我们很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我的另一个警嫂朋友B,她也有两个小孩,我对她说,我们来组织一个群组,把都是警嫂的人加进来,起码我们可以互相支持,没有这么多负面情绪,因为我们不能倒,我们才是最能支持前线战友的人!

但是大家都认为,不要乱讲话,连我让她们和我一起组织一个群组都不敢。因为她们深怕坏人在暗处,而我们的小孩无力抵抗。警嫂朋友C表示,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看好小孩,多加留意有没有特别的地方,但也只能听天由命。

在脸书上面,很多有影响力的人都支持警察,一直帮忙转发照片影片的,可是都被封号几天或更多天。所以我才想到要在微博建立一个平台,希望发出更多的声音,吸引更多关注和支持,希望如果万一发生不幸的事情,有人会站在我这边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